希尔维亚SP

当作品的创作目的游离于讲述故事 变成捞钱 就注定是失败呢 我只是可惜我喜欢的cp失去了最开始的魅力 如果不会好好写 就别写了呢

心情变化:

  1. 昨天晚上 塌房 郁闷 等锤🙃

  2. 今天下午 看锤 锤死 好实 快乐吃瓜🥰

  3. 今天晚上 emo 我爱的群像文会不会停更😢😢😢


【云胡不玺】Because Christmas is Approaching 圣诞将至

2k两小时速打产出好难

私设如山 第一次写文 就图个乐儿


“姜老师,你圣诞节在哪儿啊,有时间出来吗?”


石玺彤不带脑子地在微信打下这一句,然后回过神来立刻删掉—不是吧不是吧,这样也太奇怪太明显了吧,而且明明现在都开口闭口喊姜云升了,怎么还越活越回去了!石玺彤线下操作猛如虎的特质在小圈子内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但是不知道的也没关系,毕竟“知道的都知道,不知道的慢慢了解”嘛。


熟悉的人无一不感叹这孩子真是直白坦诚地不像话,兴致一起来可以几十条微信连着发不带断的,不需要回复一个人就能完成一场起承转合元素完整、反转反转再反转、情绪大起大落的独角戏。一贯是有什么问题有什么期待都清清楚楚地表达,恨不得把脑回路接上大屏展示在对方面前,虽然对方指定拼凑不出她稀奇古怪的逻辑链条就是了。


迷惑。所以姜云升这么评论她的时候,她也心安理得地受下了,并偶尔还暗暗窃喜自己还是有点不一样的吧。在她的世界与成长中,所有东西都是明明白白不需要猜测地,爱与恶意都如实。所以她讨厌拐弯抹角的试探或者茶里茶气的暗讽,她宁愿直接地回怼辛辣的批判,也不愿意看矫揉做作扭扭捏捏的嘲讽,然后暗自神伤陷入emo的旋涡。


如果这世界是一场按部就班的无谓游戏,所有的行动和言语都要有漫长的铺垫,那她选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只表达想说的就好了。一下子走远了。害,总而言之,她就是活体人形弹幕,想吐槽就吐槽,能说多少就说多少,并无比坦然地接受自己是个思想话痨+线上巨人的事实。就该她在B站发光发热。


但是这个特质在“喜欢”这件小事上并没有被发扬光大。


石玺彤喜欢姜云升。一些人知道,很多人觉得她们知道,但是她自己倒是没那么知道。


这个伪命题是在一次亲切的宿舍姐妹食堂就餐中被正式提出,并单方面证实的。在小姐妹们亲亲热热地讨论寒假出游计划是去云南还是西安的时候,石玺彤猛地抬起头,也没看小姐妹自顾自地说了一句“也不知道姜云升寒假会在哪儿待在。”塞着耳机的她可能并不知道以为的自言自语在小姐妹们耳朵里面有多大声多清晰,并在cp脑的加持下在脑海中360度超强环绕。


“救命啊,女儿,你就那么喜欢他吗!” 忍不住地小姐妹发出了灵魂深处的感叹。她一直不好意思自己从美帝cp爬墙,总是暗暗磕糖贯彻越苟越有的陨石人生存法则,在最近奶爸发糖、巡演将近还有身边彤彤明里暗里的cue中磕得有些得意忘形。结果没想到身边传来了附和,“虽然但是,我也觉得有这个苗头”。


石玺彤重现某情头式迷惑表情包,并感叹“你们怎么这么能磕呢,醒醒醒醒,回到现实好么!单身的室友在身边,降为犬拼命搞事业的室友在眼前!”


“你不觉得你最近提到姜云升的频率可太高了吗,塌方说明定律“提对方频率飙升”🈶” —-来自小姐妹的反驳。“那我们最近不是快巡演了吗,我提他不是很正常吗”。石玺彤摸摸自己的脸,有点热,真是莫名其妙。


“那也不至于三句不离,什么话题都能扯到的程度吧喂!而且你一直一直听他的歌,他推什么歌你歌单里就加什么,也没那么信听吧!” — Counter Argument被立刻补上。“姜云升写词厉害嘛,我就是想多学习学习提升我的水平!“石玺彤不自觉地声音大了点,在感受到周遭食堂干饭人的关注时又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地说,“而且,我都删歌单了你怎么视奸到我的!”


“我说彤彤,之前我们磕你别的cp的时候,你可没有这么激动地要反驳…你明明自己磕得最上头,轮到姜云升这态度可太不一样了吧。”


辩论戛然而止。这,倒是,真的。不止如此,她还有分享好文好剪辑给cp对方,并高呼kswlkswl。但是看到云胡不玺的视频,她只是默默地用小号点赞收藏,更不敢去正主面前舞,唯恐被吐槽迷惑,倒是把别的七个八个链接往他哪儿甩,然后如愿看到他迷惑石迷惑石地称呼她。迷惑石很像宝贝球里的宝可梦,皮卡丘是宝可梦,姜云升喜欢宝可梦,四舍五入姜云升很喜欢迷惑石。—磕学家石玺彤上线并疯狂拓展,并在想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心惊了一下。


石玺彤,你不对劲。


但是,应该,大概,可能,不会吧?


小姐妹们见反方唯一的辩论选手暂时开机,开始疯狂输出:“你每天都给他发微信,好几十条发到晚安的那种!” “你还蹲他直播,他巡演就蹲在超话等视频。” “他说喜欢Aimer你就老练她的歌六等星の夜词背得比专业课单词还熟。”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呜呜呜别说了,哪有那么多。


石玺彤被动接受了事实风暴,并发现自己好像也属实没有什么反驳的空间了。她难得粗暴地扯下了耳机,自暴自弃地摊在椅子上,嘴上倔强地拒绝着:“那可能就是欣赏嘛,我没见过这种男生,就觉得他挺特别的想多观察观察嘛,没什么世俗的欲望,就很单纯啊。再说了我完全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直播都明明白白说过那么多次了还让粉丝别磕。他粉丝都说他喜欢大胸妹子,他看我可能就跟看小孩儿似的吧。哦他还说我幼稚,他才幼稚,幼稚鬼,我明明是成熟女性石女士好么,我要搞事业的,不能分心的,他不会喜欢我呢…”


欢迎欣赏独幕剧《虽然我不知道我喜不喜欢姜云升,但是姜云升好像不喜欢我,这让我有点难过》,表演者石玺彤。


“斯道普斯道普!我球球了,他不喜欢你请你去两次巡演一场在你的城市一场收官?他不喜欢你在巡演cue你说你超级可爱?他直播cue过你多少次你知道吗,看集合剪辑我都怕他彤彤彤彤地咬到舌头。你喜欢日系帅哥,他就把头发留长了,合作曲还跟你合作情歌!他喜欢你喜欢你超级超级喜欢你!你们不在一起天理不容辜负冥冥之中的缘分,他信道你信命不在一起就是辜负信仰,失去了信仰你们就不完整了!” 苟到巨糖的陨石er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感叹。


石玺彤也没想到,负责在英语presentation通过语速拖延时间的小姐妹竟然有Boombap rapper的快嘴潜质。


“圣诞节快到了可,我们寝室可就你没找落,我不管,你约他出来!”


这就是石玺彤陷入纠结的前因后果。大概是圣诞节快到了,上海的空调吹得人暖呼呼晕乎乎得,脑子一冲动就想做一些想要干的事情。可即使是线下操作猛如虎的她也没办法明目张胆地把欲念直白地表达。真想见他啊,即使没什么师出有名的立场。她又拾起手机,盯着输入框想着措辞。


直到昵称突然变成“typing”,和随之而来的微信,“我下周五在上海有个活动,结束我顺便找你说一下巡演的事吧,有些当面聊效果好一点。”


石玺彤歇了一口气,感叹着道士真的很灵,是社恐人士的福音。


还有,真是牵强附会的理由啊,但是石玺彤想要牵强“赴”会。



End


感觉写得好匆忙,文笔不是很好逻辑不太顺结尾也怪草率的,但是我知道如果慢慢写我这篇文绝对发不出来哈哈。如果有人看的话希望不要太影响阅读体验啦。


产出好难哦,希望陨石太太们持续产粮。期待彤彤和姜老师的合作巡演,陨石人越苟越有冲冲冲!

云胡不玺就是最牛的!

我太喜欢云胡不玺的太太们了 真会写呀呜呜呜

周五晚上的自闭疑惑:为什么我既不会写essay又不会写同人

我最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我写不出来想要的同人文的感觉

因为我没有同理心

或者说 我没有将人物割裂成独立个体的能力

我的文字都很大程度上依靠与我的经历和感受

我只能把我曾经拥有过的 大多时候是脆弱而不坚定的迷茫感无限放大 

达到我想要获取的空虚的华丽感 包含的是一时的控诉或宣泄

而不是什么直击灵魂的 能引起共鸣的群众效应

我的writing老师说我的personal essay里面没有Claim

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样引起共鸣

我只会写我的情绪 但是不会升华到更广的范畴

也不会提及不同性格的人也会获得的共感


所以我没办法写Hermione

Because she belongs to Gryffindor

而我没办法从她的独立胆识气魄中汲取触发写作的同理心

但是反而是这些和我远远不同的特质成为吸引我的地方

他们引起想象和思考 但是不能延伸到更加深入的逻辑


我觉得写作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因为只有遵从我内心和想法写就好了

我也觉得写作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因为我不能只遵从我的内心和想法写.

唉其实我好想买平成往事的本子哦 但是买的时候发货的时间刚好跟我出去的时间一样 肯定拿不到 可是听说提前发货了预售早就结束惹😭😭😭唉 最近太太们都不写文 好难哦

阵雨停了 我的女孩们回来了😭😭😭

今日份瞎想点梗

写起来可能会很无聊但是我觉得还蛮有趣的 Mark一下万一会碰到太太写呢

1. 星际背景:德拉科矜贵上校,仰仗父辈打拼留下的名声和财富在星际指挥部留下一席之地,依旧毒舌,每天招猫逗狗声色犬马 vs. 以联盟国第一的成绩毕业于联盟学院的毫无背景行走于指挥部的中校赫敏,受到没有背景带来的prejudice和gender discrimination 在一场入侵危机中逐渐成长的两个人和一段情!【啊好无聊

2. 绝地ooc+无魔法现实设定:响应二胎政策开放和迎合独立父母角色需求,都是很多哥哥姐姐参加弟弟妹妹的家长会惹。震惊!谁能想到校园死对头德拉科和赫敏竟然在一个平平无奇尴尴尬尬的伪家长会实相亲大会上相遇并被迫结为一国呢!他们如何成长为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哥哥姐姐并接受善意而八卦的调笑呢!

今天也是担心没学上的一天

鹿小葵!加油!

我疯了有生之年看到了越前龙马和龙崎樱乃上了热搜留下了老母亲的泪水!!!!😭😭😭😭认证了!我从六年级萌到高三的cp!!!!😭😭😭